于试+张栻+苏轼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yqs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去天堂(小品)

2016-03-09 12:52:58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戏曲 | 浏览 497 次 | 评论 0 条

去天堂小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湖南省 于 试

   地点: 十字街一方通公园处  

时间: 傍晚, 日落西北  

人物:     

王仁 —— 墓地公司推销员      

王婆婆 —— (史嫒姆)      

向得宽 ——  退休老人     

        

(王仁身挂出售墓地招牌,念口诀上)

王仁: 去天堂呵,卖别墅呵!天有地,人有家。神有山,龙有川。鬼魂落地府,阎王有清单,游魂多可怜,无处把身安。(白):我叫王仁,”万载福窝”卖墓地公司推销员。这几天生意不好。昨天在贾家巷口冇开张,今天换一个地方看看。如今社会安定,经济繁荣,口里有吃的,身上有穿的,胯里有杵的,手里有玩的,都舍不得死,把我作孽了呵!完不成任务,拿不到票子呵,一天不死一天还要呷的呵。看我年纪轻轻,说这些话干么子哟,我更舍不得死呵。恨不得活一万年呵!我就跟那些老人说,人间没有天堂好,极乐世界,条件好得很,一人一间别墅,快活是神仙!——那就不死了?——当然啦,你怕?神仙是不死的。——这是真的吗?——你想活一万年吗?到我们“万载福窝”来,没问题。—— 我不去,那是假的。—— 你老还想真的?———做梦取媳妇,想得美!——我不买你的墓地。——你是没有福份享受呢!—— 你混帐——我冇骗你的钱!      

向德宽: 吵什么呵,文明经商呵,和气生财呵。

王仁:  没吵,没吵,我自已烦自己笨嘴拙舌的,生意做不活。

向: 呵(看)“万载福窝”出售墓地。呵,你是说,人死了——

王仁:  嗯哪,百年之后。

向:一般老人都会做个准备,防止到时候手忙脚乱。可以理解,不犯法。不过,我是想得宽。 呵,好, 烧成灰,置个骨灰盒,买你们一块墓地,安放在你们那儿,从一百年延续到一万年,那会升值呢还会贬值?

王仁: 您老叫向德宽?呵,这嘛,肯定会升值。秦始皇不就升值了吗?岳麓山上的蔡锷墓不就升值了吗?谁买得起?黄兴你买得起吗?曾国藩你买得起吗?

向:也是,买不起。没有谁强迫你买,也没有谁强迫我买,我算什么,值几个钱?买不买没所以然。不可能就你一独家!你服务态度不好,不买了。

(欲下,王拦住拉住向手)

王仁:您个就走不得!

向:何事走不得?

王:走了我就不好唱戏了。

向:你没唱戏呀?

王:您是我的衣食父母呵。

向:我不做你的爹!我要去跳舞厅问老婆子。(下)

王仁:哎呀哎,没有说要你买他们,你买你自己的墓地当然可以买,哪一个长龙卵子的拦得住?你怎么就觉得自己不升值?起码要升一分钱!赊本也就是一分钱!小气鬼!哎呀哎,我干吗急躁?老板说过,要掌握客户心理 一是怕买了墓地就买了个包袱,老是想着上西天,来日不多了。二是天下难有父母心,怕死后儿孙负担不起。三是想买个便宜,一生节俭,死了不换骂名呵!是的,要对症下药呵,看对象来呵,感冒了贴膏药是贴不好的,上天去真的像牛郎能披牛皮吗?。

 --(王 婆 上)—--

王婆:牛皮不是吹地,火车不推地。年轻时,在王婆娅卖酒水,铁拐李来了玩交情,把我屋内井里的水变成酒。那个卖酒的生意好,你看那无本买卖多赚钱啦。忽一日,铁拐李又来了,问我的生意怎么样。我说赚钱是赚钱,可惜,水变的酒不是米煮的酒,没有糟呵,不能喂猪呵!又有糖糟喂猪就更好了。那个铁拐李变了脸,大发感慨:“天高不为高,人心第一高,井水当酒卖,还说猪无糟。”他把酒又变成了水。我失去了这发财路子,不搞了。闲养起来在家,而今老了,不是这里痛,就是那里庠。想来应该有个归宿地了。做了些缺德事,怕死了阎王不接受,活着后人又不高兴。要钱做么子啰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自已照顾好自己,死了有个交待。听说有个卖墓地的,还是“万载福窝”。我不是万岁爷,也鼓起胆子说自己是九千岁。小伙子,你好。

王: 嗳婕,您好。

王婆:哎哟!真是“万载福窝”。

王仁: 一点也不假。

王婆: 小伙子你姓什么?叫什么?

王:  我叫王仁。

王婆: 嗬,你还没死,咯就成了“亡人”?超度亡人啊,也罢,你的名字也在打广告呵!“万载福窝”是亡人睡的地方呵!

王:  我是王八的王,仁义道德的仁。

王婆: 那更好,还是家门,同姓一家亲,死了也同根呵!

王:  也是个老卖嘴皮子的,会拉关系呵。你看看这“万载福 窝“:蜿蜒起伏,卧虎藏龙;阴阳合脉,风水葱茏 ;田连阡陌,鸟语花红;交通方便,子孙隆隆;玉帝盘点,届世升天;不做野鬼,便做神仙;往来无拘,煞是好玩,劳碌一世,才得空闲;报名涌跃,不可等闲;犹豫不决,十足混蛋。

王 婆: 那你快说墓地有一些什么样子。

王 : 花样多,昆鹏展翅式,藏龙卧虎式,日月同辉式,夸父追日式,常娥奔月式。

王婆:好,我订一个,价格怎么样咯?

王: 4800元。

王婆: 能不能低一点咯。

王 :王婆婆,我这是跳楼价,一分钱也少不得。再低,我就死得成了。

王婆: 那你还死不得,死了谁来卖墓地呢?

王仁: 还是王婆婆讲得有道理。

王婆:  能不能高一点啊。

王 : 能啊,怕好了。我们还有总统的墓地,就是说享受总 统的名誉和待遇。三高标 准” 档次高,价格高,身份高。——————四万八。

王婆: ;四万八算什么,我老娘买就买整数五万。

王 : 还多加了二千,那你就是太总统了。

王婆: 这两千给你做小费。

王: 那您老呀,现在停尸入殓都由我来伺候您。

王婆: 原来你就是望我死呵。

王 : 你死之前一定要先交定钱。

王婆:什么时候交?

王仁:现在,现在时辰好。

王婆:何事好?

王仁:死了好。

王婆: 我老娘打死你。   

(王婆追着王仁打)

王仁: 莫打莫打,打死了人要抵命地。

王婆: 老命换小命,我划得来。

王仁: 我划不来呵。人家等着我做好事呃。

(向得宽上)

向: 追什么追 ,女的追男的,老的追小的象什么话呵 。

王婆:你先生说句公话,这墓地值不值得买?

向: 死了死了,什么都没有了,哎!话又说回来,人总不能没有葬身之地?连我老婆子都说可以买。啊?与日月同寿,不是“万载福窝”么。这招牌写得好呵。在生多做点好事——

王仁:对对对,对对对。

向德宽:譬如:救小孩落水,现代罗盛教。抓抢劫杀人范。现代黄继光,辟如救火救灾,辟如救死扶伤。譬如收养孤儿,譬如给儿女多留点钱,

王仁:可惜我遇不到这样的事。

王婆: 老娘做不起这样的事。老娘就把一罐子钱泼了买总统墓地,死了也光荣。 。

向:  我才想得宽呢,死了,没意思,我不多花钱,随便挑。

王婆:呵,你个老倌子,先就来看了?

王仁:嘘——听说有一个姓朱的老人,一生舍不得,节约得不得了。临终前,他对孩子们有气无力地说,你们怎么给我办后事?孩子说,花万把块钱开追悼会,开七日斋。“太浪费了。”“那就买口棺材埋了。”“浪费了。”“那就烧掉吧。”“没必要了。”“那怎么办呢?”“你媳妇不是骂我剁八块吗?剁了吃了算了。”

王婆:啧啧,那要遭雷打死的!讨不到好的!比我还缺德!

王仁:一点不浪费,废物利用,营养身体。向伯您说对不对?

向:朱伯真是猪伯。看来,王仁是对着我向德宽来了。凡事我是想得宽,不过,还是要有一个边。煮了吃了,说起来对孩子的名气也不好,对国家的声望也不好。有个落脚并不错。

王仁:对对对,对对对。我也作个检查,宣传有误导。应该是这样宣传。喂!——寿终正寝,叶落归根,万载福窝,预先排定。

王婆:那我去拿银行卡去。

王仁:不急,王婆婆,让我再解释一下。而今,老年人好多好色,不是,好多好多,阳间房价看涨,阴间房价也在涨。古人说,周岁买板,百岁用。趁身子壮实早买了,就不会要孩子们担心了,也了却了身后大事,放心去玩放心去耍。也不能买太贵的,也不能买太便宜的,更不能不买!

王婆:那我去拿银行卡去。(下)要买个两万块的!

王仁:你好走呵,您慢走呵。

王仁:王伯伯,您打定主意没?

向: 唉,人总是要死的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。

王: 这是个理论问题,晚生不懂,晚生只负责卖墓地。况且是轻是重,您老实践没有哇?

向: 不轻也不重,不重也不轻。不要用那个死脑筋,我向得宽 从来想得宽,从来不怕死,从来不轻生。

王: 哎呀,向伯伯,你听我劝你:人总是要死的,迟死不如早死,早死早脱生,来世变将军。

向: 我不想变将军。

王: 那就变畜牲。

向: 哪有你这样做宣传的!你咒我呵!望我死呵。

王: 我是把你看作我们的衣食父母,对你负责任,我宣传还不到位!我想您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向: 什么意思?

王: 哪一个不求进步呢?你还不想变将军,是不是您的脑袋进水了?

向: 不可能。

王: 那就差了一根筋。

向: 你怎么知道?

王: 因为你没有给后人做一个好榜样呵?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

向: 那么说来,我就得去死。

王: 那还差不多。

向: 现在就死?

王: 您还冇买墓地呀,买了再死不迟。

向: 你还积德,宽容我几天?

王:  哈哈,活一百岁,给一个指标!

向: 这,这,那让我和老婆子再次商量一下吧! (下)    

(内喊:王仁王仁叫王仁!两万的只剩下一个了!两万的只剩下一个了!)

(王婆上)

王婆:哎哟,运气哪里这么好?这,这,老娘我买了!

(向上)

向:小兄弟,两百的还有不有?服务态度好一点。

王仁:两千的都没有了!已经步入老年社会了,买的人多了,谁还心疼几个钱?您想得宽!

向:哇!那就买三千的!一生没大气,这就大气一点。

(王仁向内喊:三千的还有没有?内答:只有四千的了!)

王婆:买了算了,别罗嗦,你想得宽!

向:急什么你?——风水好吧?

王 仁:风水好呢。你可以望着王婆婆睡,福荫子孙啦!

向:社会的不平等,死了也不平等。唉,好在我想得宽。

王 仁: 凡事总要想一想自己后程,在生时,望有个好的结果,望有个好的落土,最好是亲眼见着那地方就放心。其实人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。说真话,起什么作用,就是做给后人看的,上传下教,孝字为先。让在生的人,表达哀思,得有个地方祭奠才得以心安,不终年抱愧。这就是老人的功德。生生死死都是造福后人。

向:这还像人话。

婆:这还像人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桃花源原型再比较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(纪实)泰国之旅四面观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于试

于乾试,笔名于试、于 是、弋工。男,汉族。湖南常德人。1983年毕业于湖南函大中文系。1968年下乡于常德。主讲中国文学、文秘档案专业。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、中国书画学会会员、中国农村中学语文研究员、湖南屈原学会会员、湖南诗词学会会员、临澧宋玉学会顾问,系湖南作家。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